杨延昭护卫佛法 起舞退敌

摘要

[db:摘要]

今日河北省的雄县古称“瓦桥关”,是宋代名将杨六郎镇守的“三关”之一。这里自古即为兵家必争之地,因而有许多古战场、文物遗迹。其中占地最广的是为“宋辽古地道”。这条古地道由来已久,依史料记载,它修建于北宋时期,与万里长城一样,都担负着防卫边关、守卫中原文明的使命,被世人称为“沉睡千年的地下军事奇观”。

在雄县境内,除了这条宋辽古地道之外,还有一座知名的佛寺:明月禅寺。这寺院内有一处奇景——“六郎殿”,传说是纪念北宋名将杨延昭而盖,在这里,他也有着“延昭护法尊者菩萨”的称号。传统的佛门寺院通常只会有以觉者名称命名的殿堂,这里为何会有以武将为名的殿堂呢?

原来是起源于当地百姓间流传着的故事:那就是杨延昭护卫佛法,起舞退敌的传说……

高僧献计 古地道攻城

北宋建国初年,镇守雄州的将领是朝内权臣潘仁美的儿子潘豹,他没有带兵作战的本事,整日只知横征暴敛、鱼肉乡民。当地百姓痛恨他,给他取了“潘狗子”的外号。有一天辽国大将韩昌率军进攻雄州,潘豹自知不敌,直接带着军兵弃城而逃,就这样一路逃到后方的莫州。

当时杨延昭正镇守莫州,他看见败退的潘豹就将他迎进城,自己率着数千杨家将士出城迎战,一出城就遇上了后面追来的辽兵。杨延昭一眼就认出带队的正是自己的“老冤家”韩昌。

杨延昭。(古瑞珍/大纪元)

他立刻挺枪而战,与韩昌打了几百回合,杨家将士人数虽然不多,但是个个骁勇善战,以一当十。打了一天韩昌渐渐败下阵来,就这样辽军也随之逐步败退,一连向北方退了四十多里,到了一处小镇。这时杨延昭才传令扎营歇息。到了隔天杨延昭乘胜追击,一路又将辽兵往北逼退了三十多里,最后辽兵全退入了雄州城。

韩昌知道杨延昭的厉害,于是闭门不出。杨延昭率军攻城,辽兵站在城头上万箭齐射,杨家将士们难以靠近。一连几天杨延昭日日叫战,但韩昌闭门不出。辽兵不只人多势众,而雄州城又易守难攻,一时难以夺下,只得在城外扎营。

一天夜里杨延昭正苦思破敌之策,难以成眠,只得在帅帐前来回踱步。这时却来了一位老和尚,他见着杨延昭就拱手施礼,说道:“杨将军,如此晚了还未休息?”

杨延昭对僧人甚为敬重,于是立即上前合十回礼,说:“老师父,请进。”

老和尚说道:“我是城内明月禅寺的住持,深夜冒昧来访,还请将军见谅。”

杨延昭问:“不知老师父深夜而来,有何见教?”

老和尚说:“我为破城而来,先是潘豹在城内鱼肉乡里,荼毒百姓;后来辽兵更是烧杀掳掠,他们毁我佛寺,辱我僧众。将军乃六郎星下世,主震幽燕之地,城内百姓日夜都盼望将军能打下雄州城。这里城高墙固,将军不可强攻、只得智取,要出奇不意,方能取胜。”

说罢取出一幅图递给杨延昭,就告辞而去,杨延昭打开图一看,连声说道:“好计,好计!”

原来这是一幅城内的古地道图,此地自古即战争不断,百姓们早在城内四处挖了四通八达的地道,以避战祸,现今因年久失修平时不再使用。现在仅需调兵遣将,在城外的东南出口处挖洞,便可连通地道进入城内明月禅寺,如此便可从寺内出兵夺城。

隔天一早,杨延昭就让军士们挖洞,挖出的土就运至营前假意筑城。城内的韩昌见状以为杨延昭想筑城长期困守,因而更放松了警戒。

就这样几天过去后,杨延昭已挖好了洞,他带着数千将士,在老和尚的带领下潜伏在明月禅寺内。等到夜里,杨延昭率将士深夜进击,直奔韩昌的帅府,城外的将士们也里应外合地一齐攻城,一时杀声震天,整个雄州城像是摇晃了起来。

韩昌这时方从睡梦中惊醒,一听宋军早进了城,他连忙披挂上阵,一出帅府当面就遇上了杨延昭。仓促迎敌下,没几招就败下阵来,他见大势已去,只得率着亲兵逃命去了。

杨延昭智取雄州城,韩昌败逃后心有不甘,再次向萧太后讨了十余万精兵特来攻打雄州,势要一雪前耻。杨延昭见辽兵人多势众,只得闭门死守。韩昌率大军攻城,一连几天,难越雷池一步,只得将雄州城团团围住,想让杨家将士们活活困死。

神迹降临 拔剑而舞

就这样一个月过去了,杨延昭虽力保不失,但城内存粮日渐耗去,长久下去势必难以坚持。

这时杨延昭再度到访明月禅寺,他向住持合十行礼后孤身进入大殿。杨延昭虔诚地向上天祷告,乞求神赐福百姓,安然度过这危机,就这样他一连数日未能进食,日渐消瘦。

直到一天夜里,天气骤变,原本燥热的八月天,忽然变天降下了雪,气温陡降。城外穿着单衣的辽兵一个个冷得不行,纷纷躲到账篷里去,城内的将士虽然有屋舍遮蔽,但也冷得直打哆嗦。

这时杨延昭回到书房稍事休息,他看到士兵们受冻的样子,忽然灵机而动,拔剑而舞。

如同当年的大唐剑圣裴旻,率着大唐劲旅于幽燕地区击败突厥大军凯旋归来后,唐玄宗在花萼楼设宴慰勉,宴席间裴将军表演剑舞,乐队击钟鸣鼓,千人共舞,万人高歌。这震动之声使得秦岭的风云变色,渭水也波涛翻腾。

杨延昭在跳着剑舞中,一时心血来潮,传令三军一同共舞,将士们在舞蹈中似乎越舞越热,全身充满了力量,寒意全消。百姓们见状也一同击鼓庆贺,全城士气战力高昂,这情态比起裴旻在花萼楼的剑舞有过之而无不及,让四周的山河为之震动,就这样把营外的韩昌惊醒了。他听到雄州城内响彻云霄的喊杀声以为宋军要来偷营。他惊慌地把熟睡中的将士叫起,跑到城外一看。雄州城仍紧紧关着大门,城墙上一个人影都没有。

他们连夜轮番地看着,搞得无法休息,到了清晨雪停了,但天气变得更冷了,辽兵们受不了,又回到账篷休息了。相对地,在城内的将士们舞毕后就满头大汗的休息,养精蓄锐。隔天杨延昭下令开城出战,韩昌见状就让士兵们放箭。但士兵们被冻得不行,难以使力拉弓射箭。勉强出战却是疲累不堪,根本不是杨家将士们的对手,几次攻击下辽兵纷纷丢盔弃甲而逃。韩昌见这十几万大军溃逃了大半,眼见获胜无望,只得骑上马向北逃去,雄州城就这样解了围。

此役后,杨延昭受封为三关大帅镇守北方,雄州也更名为瓦桥关。在经历这次神迹后,杨延昭于此教化当地百姓信佛向善,明月禅寺也盖了一座六郎殿,百姓们尊称杨延昭为“延昭护法尊者菩萨”,他的塑像身披战甲向北而望,如同高挂天上的六郎星,护卫着中土的子民。

附记:弃城而逃的潘豹原本应该论罪斩首,但是在权臣潘仁美的保护下只得到了革职的处分,然而日后在一次的擂台比武上被杨七郎失手杀死,报了在雄州横征暴敛、鱼肉乡民的罪业。

参考史料:

《杨家府世代忠勇通俗演义》明朝 佚名 着 秦淮墨客校阅
《杨六郎威镇三关口》河北人民出版社1984年出版 赵福和 李巨发 等人 搜集
《杨家将外传》河北少年儿童出版社 1986年出版 赵云雁  搜集整理   @*#

责任编辑:王愉悦

您可以选择一种方式赞助本站

发表评论

:?: :razz: :sad: :evil: :!: :smile: :oops: :grin: :eek: :shock: :???: :cool: :lol: :mad: :twisted: :roll: :wink: :idea: :arrow: :neutral: :cry: :mrgreen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