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乐王子(上)

在高高的城上空,在一座高高的碑柱顶上,矗立着快乐王子的雕像。他全身贴满用纯金打制成的薄薄的金箔,眼睛是蓝宝石做的,还有一颗很大的红宝石镶在他的剑柄上,闪闪发亮。

真的,很多人都赞美他。

“他跟风向标一样漂亮。”

有个市议员说了一句,他这是想给自己赚得个有艺术品味的名声。

“只可惜不太有用。”

他补上一句,生怕给人说他不实在,他还真不是这样的人呢!

“你为什么不能像快乐王子那样?”

一位母亲很讲道理地问她那哭着想要月亮的小男孩:“人家快乐王子梦里都不会哭着要什么东西。”

“我很高兴,这世界上还有个人这么快乐。”

一个潦倒失意的男人望着这尊华美的雕像嘟哝着。

“他就像个天使。”

孤儿院的孩子说,他们正从大教堂走出来,身披鲜亮深红的斗篷,系着干净的白围涎。

“你们怎么知道?”数学老师问道:“你们从来就没见过天使。”

“啊!我们见过,梦里见的。”孩子们回答道。

数学老师皱起眉头,板起了面孔,因为他不赞成小孩子做梦。

有一天夜里,城上空飞来一只小燕子。他的朋友们一个半月前就飞去埃及,但他留下来了,因为他爱上了最漂亮的一株芦苇。他是今年早春时节遇上她的,那时他正沿着河飞过来追一只黄色的大蛾子,目光却被她细细的腰肢吸引住,于是停下来和她聊开了。

“我爱你可以吗?”

燕子问。他说话就喜欢开门见山,只见芦苇对他深深鞠了一躬。于是他就绕着芦苇飞啊飞啊,用翅尖拂着水面,撩起一层层银光闪闪的涟漪。他就是这么求爱的,而且求了整整一个夏天。

“这样的爱恋真是可笑,”别的燕子叽叽喳喳地说:“她要钱没有,要关系又牵牵扯扯一大把。”

说的也是,河里差不多到处都长着芦苇呢!就这样,秋天一到他们便全飞走了。

大家走后,他觉得冷清,芦苇恋人也追腻了。

“她不跟我说话,”他说:“我怕她很风骚呢!瞧她那副一天到晚跟风调情的样子。”

还真是,只要风一来,芦苇便风情万般地屈膝行礼。

“我承认她很恋家,”他继续说:“但我喜欢旅行,那我的太太当然也得喜欢旅行才是。”

“你会跟我一起走吗?”

他终于开口问了,但芦苇直摇头,她太舍不得自己的家了。

“你一直都没把我当一回事,”他大叫:“我要去金字塔那里了。再见!”

说着他就飞走了。

一整天他飞呀飞呀,晚上就飞到了城里头。

“我去哪里过夜呢?”他说:“希望这城为我备好了地方。”

这时他看到了那高高的大圆柱顶上的雕像。

“我就在这里过夜吧!”他嚷道:“这地方好,瞧空气多新鲜。”

于是他飞下来,停在了快乐王子两只脚中间。

“我有个金房间睡啦!”

他轻轻地自语,往四下里一望,准备就寝了。可是他才把头藏进翅膀底下,就有一大滴水落到他身上。

“这就奇怪了!”他大叫:“天空一丝云也没有,星星一颗颗可亮着呢!怎么就下起雨来?这北欧的气候真是糟糕。我那芦苇就喜欢雨,但那不过是她自私罢了。”

又一滴水落了下来。

“立着一座雕像有什么用,连雨都挡不了?”他说:“我得找个有烟囱的好去处。”

说着便决定要飞走。

可是没等他张开翅膀,落下了第三滴水,他抬眼一瞧,看到——啊!看到了什么?

快乐王子眼里噙满了泪水,一滴滴顺着他金色的双颊往下淌着。月光中他的脸是这么漂亮,令小燕子心里充满了怜悯。

“你是谁?”他问。

“我是快乐王子。”

“你干嘛哭呢?”燕子问:“瞧,弄得我都湿成这样。”

“我活着的时候有一颗人的心,”雕像回答:“那时我不知道眼泪是什么,因为我住在无忧宫里,忧愁是不能进来的。白天我有人陪着在花园里玩,晚上我在大厅中领着大家跳舞。花园四周是很高很高的墙,但我从来都没想到去问墙外到底都有什么,我身边的一切都这么美好。我的臣子都叫我快乐王子,我还真很快乐呢!如果日子过得舒服就是快乐的话。就这样,我活了一辈子;就这样,我死了。死后他们把我安在这么高的地方,我于是看到了在我的城里头所有的丑恶和哀苦,尽管我的心现在是铅铸的,但我还是禁不住哭了出来。”

“什么,他不是纯金铸的?”

燕子心中暗道。他很在乎礼貌的,不会把个人的品评说出口。

“远远的,”雕像声音低低的,像音乐般的往下说:“远远的有一条小街上,那里住着一户穷苦人家。有一扇窗开着,我看到里面有个妇人坐在桌子边。她脸很瘦,很憔悴,双手又粗又红,都是叫针扎的,因为她是个做针线活的。她正在给一件缎袍绣热情花,那是王后最漂亮的女傧相在下次宫廷舞会上要穿的。在房间角落里有张床,上面躺着她年幼的儿子。孩子病了,发着烧,嚷着要吃柳丁。但他妈妈什么也没有,只能给他喂河里打来的水,所以他在哭。燕子啊燕子,小燕子啊!难道你不想把我剑柄上的红宝石取下来,送过去给她吗?我的脚定在了这底座上,动不了了。”

“人家在埃及那边等我呢,”燕子说:“我的朋友在尼罗河上飞来飞去,和大朵大朵的莲花聊着天。等一下他们就要飞进大国王的陵墓睡觉去了。国王自己也在里面,睡在彩色的棺材中。他浑身包着黄色亚麻布,裹满了各种香料,脖子上挂着一条淡绿色的玉链,两只手像枯叶似的。”

“燕子啊燕子,小燕子啊!”王子说:“你就不肯陪我过一夜,当我的信差吗?瞧那男孩多渴啊!他妈妈多伤心啊!”

“我不喜欢男孩子,”燕子回答:“夏天里,我在河上待着,有两个野孩子,是磨坊主的儿子,一直对我扔石头。没有一次打得到,当然了。我们燕子飞得可厉害呢!他们想都别想打到,而且,我出身的家族更是以身手敏捷闻名。但不管怎样,那么做还是很不敬的。”

但一看快乐王子那一脸哀伤的样子,小燕子心里也觉得不是滋味。

“这里真冷,”他说:“但我还是陪你一个晚上吧,也给你当信差。”

“谢谢你,小燕子。”王子说。

于是燕子把那颗大宝石从王子的剑柄上啄出来,衔在嘴里,越过城中高高低低的屋顶飞去了。

他飞过大教堂的塔顶,上面有一尊尊白色大理石的天使雕像。他飞过王宫,听到传出阵阵歌舞的声音。一个美丽的少女和她的恋人走到阳台上来。

“星星多美啊!”他对女孩子说:“爱情多美啊!”

“希望我的衣服早点做好,赶得及在国宴舞会上穿,”她回答说:“我定了衣服上要绣热情花,但那做针线的裁缝就是懒。”

他飞过河面,看到一个个灯笼挂在船桅杆上。他飞过犹太区,看到那些老犹太人在互相讨价还价谈生意,把钱放在铜天平上称。他终于飞到了那户穷人家,往里头一看,那孩子烧得在床上翻来覆去,母亲已经睡着,她太累了。

小燕子跳进窗,把大宝石放在桌上,紧靠着那妇人的顶针。接着他轻轻地绕着床飞,用翅膀给那孩子的额头搧凉。

“真凉快啊!”那孩子说:“我病一定要好了。”

说着,他便甜甜地睡了。

燕子飞回到快乐王子身边,告诉他自己做了些什么。

“真奇怪,”燕子说:“我现在觉得很暖和,尽管天还是冷得很。”

“那是因为你做了件善事。”王子说。

小燕子就开始想了,想着想着就睡着了。他一想事情,眼睛就困。

天亮了,他飞到河里洗了个澡。

“多么奇特的一个现象啊!”

鸟类学教授从桥上走过时惊叹道:“都冬天了还有只燕子在这儿!”

于是他就这事写了封长长的信寄给当地报纸。大家都在引用这封信,尽管里头有好些词语他们看不懂。

“今晚我要去埃及。”

燕子说,一想到要走了他便满心欢喜。他把城中所有的公共纪念碑看了个遍,在教堂的尖顶上坐了好一会儿。不管他到哪儿,麻雀都叽叽喳喳叫个不停,互相说着:“一位多么尊贵的稀客啊!”所以一天下来他玩得非常尽兴。◇(待续)

——节录自《夜莺与玫瑰》/ 时报文化出版公司

【作者简介】

奥斯卡·王尔德(Oscar Wilde, 1854-1900),英国作家、诗人兼剧作家,出生于爱尔兰都柏林。20岁时以全奖考入牛津大学。他的文字唯美,衣着精致考究,恃才放旷的外表下,却有一颗纯善纯美的童心,被誉为“童话王子”。

(〈文苑〉登文)

责任编辑:李梅

您可以选择一种方式赞助本站

发表评论

:?: :razz: :sad: :evil: :!: :smile: :oops: :grin: :eek: :shock: :???: :cool: :lol: :mad: :twisted: :roll: :wink: :idea: :arrow: :neutral: :cry: :mrgreen: